服装招商

汉语句子翻译成法语的常见错误

发布日期:2022-04-13 19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法语学习》刊物曾连载新华社应鸿先生的“百例新闻翻译误正之比较”的文章,读后令人印象深刻,很受教益。今天,笔者受其启发,也将自己近来的教学和翻译实践体验诉诸笔端,求教于国内外同行。

 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,翻译说到底就是一种解释,就是译者在充分理解原文的基础上,用另一种语言解释原文。理解不同,解释便有差异。所以,翻译不可也不应该指望有所谓的惟一正确答案,但一定有错误或者不当的译法,当然也一定有更好的译法。本着这一信念,笔者在下文中所指“误”译,即包含着明显错误的翻译和不恰当的翻译两方面的问题;同样,下文中所指“正”译,只是一个改进建议,仅供参考,千万不能视为定论。

  应该说这是一个国人耳熟能详的句子,看似简单,但要译成准确、地道的法语,应注意避免下面的翻译:

  最主要的问题是,augmenter与其宾语名词le niveau属于比较常见的法语动宾搭配不当,因为augmenter虽然有“提高、增加”的意思,但其宾语一般都是内含数字或数量概念的名词,如augmenter le salaire,augmenter la température,augmenter le prix等,而本句中的“水平”显然指的是生活质量,属抽象或概念化名词。

  另外,“人民”这个词法译时,要尽可能少用le peuple,因为le peuple在法语里具有很强的政治和国家色彩,是个非常郑重的字眼。即便希拉克讲话,也常用诸如Fran?aises et Fran?ais, mes chers compatriotes, la population等词语替代。其实,汉语里所说的人民,多数情况下就是“民众、大众、老百姓”的意思。

  首先,法语的rapport纵然有“报告”之意,也多为书面的总结报告,而且写了是用来“看”和“审读”的,不是用作“听”的。但凡可听的报告,法语里有不少名词,如conférence,discours,exposé,哪怕用intervention或communication也比rapport妥当。

  其次,本句的法译saisir le coeur de qn(抓住……的心)似有生造之嫌,显得很生硬。其实,法语完全可直接用saisir qn表达相同的意思。当然,用法语动词短语toucher qn au vif将更为地道和传神。所以,本句可译为:

  这两句翻译都没有用“auditeur”去对译汉语的“听众”,而分别用表示抽象的集体名词assitance和具体的beaucoup de monde替代,反而显得形象生动。

  这句翻译显然有悖于原文,主要错在没有准确理解“关心”二字,误将其译成“担心”,而且没有必要用过去时。在笔者看来,此处的“关心”实则指“关注、重视、看重”之意,所以本句似应这样译出:

  这句汉语的考点在“就”字,意为“将就你的时间”。翻译成法语后,乍看好像没什么毛病。但若将前后两个法文句子联系起来,便会发现,译文的意思拧了,因为它传达的信息是:我这星期不忙,但一切取决于你的时间。你忙,我就忙,你不忙,我也不忙。而原文想要说的却是:我这星期比较空闲,可将就你的时间安排(可听从你的时间安排)。所以,本句可译为:

  暂且不说用词不当,这句话的根本问题是犯了翻译之大忌:字对字地硬译(mot à mot),成了比较典型的中国式法语。我们知道,汉语是一个很讲究音韵美的语言,所以常用四字熟语词组,读来琅琅上口,如“千方百计”、“赤手空拳”,其实前后两个部分的意义是重复的;有的则是前后两个部分只具备整体意义,如“断章取义”、“安居乐业”等。与此情形,汉译法时一定要仔细推敲,否则会画蛇添足,甚至闹出笑话,这也是容易出现中国式法语的“高峰”时刻。汉语四字熟语的通常译法是,只取其中一个中心意思或整体意思。鉴于此,上句汉语可译成:

  最后,不管怎样,“乐业”不应该用travailler confortablement,那是说“舒舒服服地工作”。如果一个国家的老百姓都只想着“舒舒服服地工作”,岂不是有好逸恶劳之嫌?

  本句的翻译初看很忠实于原文,除了“行销世界五大洲”不应用dans而应用sur以外,几乎没有其他语法错误。但稍加考虑,便会发现仍有相当的改进空间。首先,关于“历史” 的翻译,这是国人比较喜欢的字眼,什么“短短几年的历史”、“长达10年的历史”、“历史将告诉我们” 等等。而法语的histoire一词可不是那么随随便便说的,它多指一个民族或者一个时代发生的值得记忆的一系列历史事件,潜意识中,有一种时间上久远的限定。所以,上句中只存在了“几年”的一家小企业在法国人眼里根本无“历史”可谈。这样,为了实现有效交际,我们必须充分考虑所用语言表述的可接受度(acceptabilité),而不应单纯地关注语言表达的合符语法性(grammatilité)。进一步说,为了实现与法国人的有效交际,特别是为了将中国有效地介绍给法国,我们必须尽可能地用更加贴近法国人的语言表达。因此,本句中的所谓几年的“历史”可以弃之不译。第二,我们不要一看见“已经”,就想当然地对号入座,翻译成déjà。其实很多情况下,法语的复合过去时本身就已经表达“已经”的含义了,没有必要再重复。第三,不错,本句汉语确有一层“让步” 的含义,但似可不必用Bien que这样的虚拟式让步从句,行文显得过重了。综上所述,本句汉语建议译为:

  翻译这个句子时,应特别注意把握“问题”二字。许多时候,该词并不表示真正意义上的“问题”或是有待解决的“难题”,而是一个泛指的概念词,或者叫范畴词,相当于“关于……方面” 的意思,如“说到法国青年人就业难的问题”,就不能简单地对译成sur le problème des difficultés des jeunes Fran?ais à l’emploi,而应直接说sur les difficultés des jeunes Fran?ais à l’emploi。同理,本句即可如此翻译:

  另外,根据语境和法国人的语言习惯,笔者翻译时将汉语句中的动词“重复”和“讲”做了对调,意为先“讲”了,才有“重复”,这样更自然和逻辑。

  很明显,这句也是典型的字对字翻译,错误自然不可避免。主要问题是,这里的中文说“不会有别的结果”,其实就是说“不会有任何结果”。而法文译句传递的信息却是“没有别的其他结果”,言外之意是“总还有一个结果”。

  另外,在缺乏上下文语境的情况下,用代词le作动词proposer的宾语,一是很突兀,二是指代不清。建议将此句改译为:

  法语确实有avoir/exercer une influence sur qn/qch的表达法,意指“对……有影响,对……产生影响”,但用来翻译本句汉语却不尽合适,因为这里所说的“影响”,其实是“后果、效应”的意思。还有,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法语表述不必那么冗长,一般就用la globalisation或者la mondialisation。这样,本句汉语可译为:

  翻译这类带有格言性质的句子时,应尽可能保留其原文的风格。本句译文有3处不妥:第一,误读了副词“一般”,将它理解成了“一般人”,即大多数人、普通人;而其本义是统领全句,意为“通常情况下,一般情况下” 。第二,误用法语动词ménager。不错,该词确有“珍惜、爱惜”的意思,但多用于一些固定的动宾搭配,如ménager sa santé(注意保重身体)、ménager ses efforts(节省一点力气)等。第三,quand il sera perdu指代不清。建议将上句改译如下:

  法语里表示“方式方法”的词有好几个,如façon、manière、méthode、moyen等,但唯独méthode之后不能用de + 不定式,这是本句翻译的第一个不当之处。第二个是法语语法错:pareil à,而非pareil que。最后,本句翻译还可更精炼、地道一点。如:

  在目前中国语境下,“机构改革”是一个频繁见诸领导人的讲话和媒体的常用词语。法语的对应表达,特别是指政府机构改革的时候,多用réformes institutionnelles。

  第三,法语不说exercer une réforme,而用faire/appliquer une réforme。这是中译外时比较常见的动宾搭配不当问题。解决的办法有两个,一是勤查词典,尤其是原文词典和搭配词典,二是平时注意多听多读真实的语言材料,培养语感。根据以上分析,建议将本句改译为:

  13. 目标确定了,从何处着手呢?就是要尊重社会经济发展规律,搞两个开放,一个对外开放,一个对内开放。

  这是我国领导人曾经讲过的一段话大意。本句的翻译除个别出入外,基本达意。但最大的不足在遣词造句欠准确,没有完全到位。

  头一句似应理解为“目标既已确定,下一步应该考虑如何具体实现它”。所以,法语时态要用过去式;另外,alors où se mettre 的译法有悖原文,成了“不知如何是好”,甚至有“手足无措”的感觉,而且也太口语化。

  第二句的翻译要点是“社会经济发展规律”。前者实际包含着“社会与经济”两个层面,所以翻译时不可将之误解成一个偏正词组,译为“社会的经济”(l’économie sociale);后者所谓“规律”,即指人类社会与经济发展的“自然法则”,法语多用loi表达。

  第三句是关于ouverture的技术处理。这里汉语所讲的“两个开放”是宏观上的治国方略,用ouverture自然没错,但加上具体的法语数词deux,变成deux ouvertures后就显得生硬了,因为法语中,但凡抽象名词都不宜用具体的数字去修饰限定。比如,法语可以说Il a de la parience.或者Il a beaucoup de parience.,但决不会说Il a deux patiences.,因为从本质上讲,这些抽象名词是不可数的。可是,原文又的确用了具体的数字限定,翻译时该如何处置呢?法语一般用表示数字意义的形容词替代具体的数词。例如,“三个代表”,法国人更喜欢用la triple représentativité,当然,也可译成trois représentations。

  这句话需要掂量的是“关”字的译法。用une période当然不算错,但似乎还没有把原文的含义非常贴切地表达出来。这里的“关”,即关口,表示一个重要的阶段,同时有艰难而又必须经过的意思。其他欠妥的地方包括:avoir l’audace de是贬义,表示“胆敢……”。pour tous ceux qui…口气过重。建议改译如下:

  “积极作用”法文有两个不同的形容词:actif和positif。一般情况下,表示行动积极时,用actif,如C’est un étudiant actif en classe.;表示影响、效果等积极时,用positif。很显然,本句汉语所说的“发挥积极作用”是指其相关措施将取得成效,所以应该翻译为:

  这又是比较典型的中国式法语翻译。首先,“得出一条经验”法语不说obtenir une expérience,而用acquérir une expérience。其次,“从这里”用ici都比d’ici好。第三,fausse apparence属于错误的同义叠用,法语apparence既是“表面、外表”,就不会是真实的。

  但是,本句翻译尤其需要改进的是,汉语虽然说“得出一条经验”,其实根据后面的话,应该是同学们已经不幸上当受骗了,所以“经验”在这种语境下更准确的含义是“教训”。另外,这句话的汉语用了“将从这里……”,法译时恰恰不能用简单进来时,否则法语的意思成了“同学们现在还不吸取教训,要等将来再说”,显然逻辑上不通。

  这句翻译本来基本可行,但遗憾的是,没有准确理解汉语里的“不能”。这儿早已不是能不能的问题,而是压根儿就不“应该……”。所以,建议改译为:

  18. 党的“十八大”将是一个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的大会,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。

  这句话的翻译难点无疑在“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”的表达上。笔者在第一讲中曾经说过,汉语喜欢用四字熟语。与此情形,要注意观察它们前后两个部分的意义,很多时候是重复的,如本句中的“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”,有的则具备整体意义,如“安居乐业”。相应的译法便是只取其中一个中心意思或整体意思。因此,上句汉语可译成:

  19. 要在不到10年中实现小康目标,任务是很艰巨的,因为中国人口多,底子薄,各地发展不平衡。

  这句翻译从句型上看似乎不错,但问题恰恰就在这里,因为用法语无人称句il est difficile de + inf.,传达过去的信息便是:要在不到10年中实现小康目标,任务是难以实现的,亦即是完成不了的。而汉语原文是想说,要在种种不利的条件下,短时间内实现小康,任务相当艰巨,但并不是说无法实现,其本意在提请大家奋发努力。

  另外,这里的“底子薄”可理解为“经济发展水平低”;而“各地发展不平衡”是指各个地区间存在差异,所以用法语过去分词déséquilibré太重,那意思是“各地发展失衡”。

  20. 发达国家有四大优势:技术先进、管理经验先进、资金雄厚和人才丰富。

  这句汉语应该不难理解,但要用贴切的法语表达却值得讨论。第一,原文说“四大优势”,尔后列举“……先进、……雄厚、……丰富”,汉语无可挑剔;但法语既用了supériorité统领,随后的列举项目其实可以省去相应的形容词,因为法语的表达已经有了内在的逻辑联系,即:发达国家在技术、管理、资金和人才等四方面拥有着优势。既是优势,其技术和管理自然是先进的,其资本必定是雄厚的,其人才也应该是丰富的,故而没有必要再用形容词修饰。

  还有,汉语说“人才”,法译时不一定都要用talents。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talents,应依照上下文选择合适的词语。比如,学校为国家输送了大批人才即可译为了l’université a formé pour l’Etat bon nombre de diplômés qualifiés。而在本句中,“人才”其实是指人力资源丰富,因此可译为ressources humaines。参见下面的译文:

品牌服装网是服装品牌行业巨头网站,汇聚国内外知名女装男装童装内衣休闲装等服装品牌,及时尚潮流资讯、奢侈品牌大全、服装加盟代理等最新服装资讯。